“政治正确”与价值滥用

剑申鹄  2016-12-18 目录 开场白 1. 价值观具有三维指导功能 2. 价值观系统具有多层结构 3. 道德意识发展的阶段理论 4. 价值观系统的源头与维持 5. 个体和群体价值观的关系 6. 社会活系统的双相位价值 7. 为什么两党制是歪打正着 8. “政治正确”是价值观的滥用 开场白 对政治权力的滥用,即abuse of power,即一般理解的corruption,是大家的老熟词了。今天谈谈另一个维度的滥用,abuse of value,或对价值观的滥用,也是一种腐败。(第三维度的滥用是abuse of wealth,对财富的滥用,一提就懂,就不用讲了。但注意我说的三个维度对应着政治、文化、经济这三个人类社会的重要视角。)川普竞选中,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反对“政治正确”的问题。有些爱讲中庸的人们和稀泥,改口说反对的是“过份的政治正确”(excessive political correctness),这就是用政治正确来保卫政治正确了。依本人所见,“正确”本来生下来时是正确的,什么时候悄悄地变味变质,成了有识之士抗议的对象了?我认为这个质变的本质,是对本来是正确的价值观的滥用(abuse of value)而导致的体制性腐败。 阿克顿勋爵的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一定导致绝对腐败”说的是政治维度。今天我要说的是,我们的价值观使我们的决策“正确”,但这种“正确感”也会导致我们看不到该决策的副作用和可能的错误,陷入认知盲区而不能自拔。所以,滥用价值观,或把某种价值绝对化,也会导致腐败–文化维上的腐败,我称为“过分正确”,以区别于争辩不休、定义不清的“政治正确”。这里的关键词是“过分”里的那个“分”,分寸的分,是一个测度。那么问题就是,这个“分”在哪里?怎样算过了,怎样算不过? 1. 价值观具有三维指导功能 要理清这个问题的脉络,我们还要从价值观谈起。每个人都会挂在嘴上说价值观价值观,但是价值观到底是个什么东东?有什么结构?起源是从哪里来的?是怎么演化的? 各位天天玩电脑,(手机数码相机也都是电脑),有没有思考过自己脖子上的这个头里装的这个人脑是怎么回事?你如果根本不思考这个问题,你那里面万一是装了个猴脑也不一定,什么时候该升升级了你也不知道。 人脑指挥着人体,与你皮肤以外的世界互动,是本星球最奇妙的产物,没有之一。如果把大脑勉强比喻成一个工厂,你里面有五个大车间。大门进去是一号认知车间,你的认知系统,所有的经历经验和信息输入统统到这里统一处理。二号车间叫世界观大展厅,又叫信息知识库,从一车间生产出来的东东统统在这里集中分类整理。你所有的见识、所有的已知、所有的奇闻、所有的资料统统在此存放展示,供你随时调用。三号车间是价值观中心,你所有的生存方案、挣钱模式、社交计划、泡妞秘诀、生涯规划、旅行计划等等,都在此设计成型,而设计的根据-那本“对错指导手册”就是你的价值观,里面有你自己的有关利弊、真伪、善恶、好坏、美丑、香臭的判断密码。 四号车间是你的决策操作中心,你所有的行动策略、行动能力的开发与培训等等程序在这里运行,并把实施指令发到五号行动车间,即后门出产品的地方,你所有的动作、行为、跌爬滚打、说话、做事统统从这里执行出来。 以上这个比喻,有些勉强,把价值观比喻成一本指导手册了,是18世纪的水平,入门而已。(有兴趣的,可读拉梅特里的《人是机器》)。我的建议是你让那个工厂动起来,变成在航行中的一艘轮船,那么,价值观就是你指挥舱里的那架罗盘,或者陀螺仪。有了它你才找得到北。当然,既然是你的罗盘,一般情况下找的是你的北。共和党的北和民主党的北显然不是一个北。 所以,价值观就是一个类似于罗盘那样的东西,是你做决策时取舍的一个根据。张三要往左,李四要往右,因为他们取舍的价值观不一样。各人的目的地不同,也可能是因为价值观不同。你在做决定的时候,价值观就是一种指南针。当然具体的价值观比具体的指南针更复杂。指南针只是给你指一个南北东西的参照系,而价值观则是一个多维的指南针,象个驾驶舱的仪表板,至少给出三个维度的参照。(实际上的情况很可能不止三维,但我不说多了,因为一般人的认知系统只能理解到三维。我们长了两个眼睛可以实现三维立体视觉,三维是一般人的认知限度,即物体的长宽高。) 那么立体价值观是哪三维呢?第一维就是善恶好坏对错,所谓知好歹;第二维就是有用无用,有利有害,所谓功利权衡。这是个对我有用的事情,我就去做,没有用的,那就是浪费我的生命,所以我就不去做。 第三个维度是审美价值,简单看是个美丑品味档次的问题,深入看表达了人类文明的进步。这三个维度是互相制约的。比如偷窃这个行为,功利值很高,短期利益能增值,但是因为有善恶那一维度,把它制住了,另外做为一个被暴露的贼,颜值也立马掉到负数。再比如陈光标带头吃剩菜和到纽约大街上发美元等等,好像是在行善啊,可是大家认为他品味恶俗,他作秀的效果适得其反。再比如奴隶制和殖民主义这类东东,刚开始时功利指标很高,善恶方面也没什么问题,但是随着它们的负面后果的累积,一些先行者的价值观发生了进化,认知到这种做法很丑陋,从而发动了改变的进程。所以,每个人的这个价值观罗盘,至少是有这三个维度,在面临事情的时候,帮你发出“向何处去”的信号。这就是价值观的三维指导功能。 2. 价值观系统具有多层结构 系统科学家看任何东东都是系统,价值观当然也不例外。开头指出了三维(喂,是三维,不是三围!)接下来要说的是价值观系统的内部结构。每个人的价值观的罗盘都长的不一样。所谓大同小异的现象,是说社会中很大比例的人随大流。但是具体到每个个体,都是不一样的,连同床之人都会异梦,何况千人千面。 具体怎么个不一样法?我是把价值观按照人脑功能的三个粗略的层次来分成结构上大致的三个层次的。人脑的最外面一个层次是理性层次,是人的理性思维能力所在,即Cerebral Cortex。中间的一层大脑是Limbic System,处理的是emotion,所以是从情绪情感这方面来做出决定的。大脑最里层的Central Core,处理的是那个最动物本能的、直觉性的东西。比如说,现在我有生命危险了,逃命当然就是最高的价值观,肾上腺素都会出来,刺激体力极限来逃,这既没有理性思考,也来不及情绪反应,完全本能,是在时间上非常紧张的情况下的反应。 所以当我们考虑到这三个层次,那我们的价值观罗盘除了对外指向的善恶,利弊,美丑三个功能,里面又有这三层次内在结构。那么每个人的这三层发育成长情况不一样,每一层在实际运转中的影响力和控制力也是有所不同的。有的人遇到事情高度冷静能细心盘算,有的人则情绪反应激烈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是明显的外层脑和中层脑的发育程度的差别。但是到这里,我们只是了解了一点点简单的解剖学和神经生理学的基础。不要忘记我们是会学习的动物,从小到大有一个社会化的接受教育的过程,有的人还能进入活到老学到老的终生学习境界,所以价值观系统这个东东还有更多的秘密。 3. 道德意识发展的阶段理论 到这里应介绍一下Lawrence Kohlberg关于儿童的道德发展阶段的理论(moral development)。这个理论指出,人的道德观是随成长过程在时间段上逐步发展而来的。许多人对道德观与价值观是个什么关系争论不休,其实在前述的三维模型里这个问题清清楚楚,道德观就是价值观中的第一维度,是对善恶好坏的定义、识别、区分的能力。所以这个Kolberg的理论我们可以组合进来。他把道德观的发展生涯分为三个水平六个阶梯,具体详细内容大家可以去看维基的词条,这里只简要列出。 “前习俗水平”的两个阶梯是奖惩阶梯(“受奖=好,受罚=坏”如主人对狗狗,父母对幼儿,连长对士兵,某党对五毛)和交换利己阶梯(你给我挠痒痒,我也给你挠痒痒;你的东西给我吃,我的东西给你吃,互相都可以吃到对方的新鲜。这个阶梯上知道了exchange和fairness是一种好的价值。) 在“习俗水平”,第三个阶梯是从众、一致、和谐,要跟其他的小朋友一样才是好,也就是所谓的peer pressure。别的孩子如果穿了Nike的鞋,那我也一定要穿Nike的鞋,如果你们不给我买,那我就郁闷至死。这是说的儿童,其实许多大人的消费行为也是如此,随大流就是好,卖肾也要买iPhone。第四个阶梯达到了对于规则的认同,服从权威就是好,遵守规定就是好。这就是所谓“人的社会化”——我是一个社会成员,这个社会是有规矩的。比如说交通规则我必须是遵守的,某主席的话我是要听的。这里价值观的判断标准走到了社会层面。许多人的价值观发育到了这里就到头了,一辈子不会再去探索更前沿的新价值观。(祝贺,各位来听讲座的除外,你如果只在这个阶梯上,你就不会费事来听我叨叨的。) 每个人群中都会有少量的不安分分子,道德观价值观还会接着成长,这就是“知识分子”了——有“知”有“识”有想法了。想的多,思考的多,观察的多,研究的多,所以他们对问题的认识,比起芸芸众生,在某一个点上是要深入了,个体的观点升级到了社会一般习俗的观点之上。这就是Kohlberg说的“后习俗水平”。 这里首先是第五阶梯,认识到,上阶段的那个“规距”,或法律,它的实质只是一种社会契约。那么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当年那个谁谁谁立下的那个什么什么法,可能是需要修改的!因为在这个层次上,个体有权持有自己的观点和主张,大家谈判立下“给最多的人带来最大的利益”的契约,才是道德的。敏感词警告:“民主”来了耶。 文明进化的前沿阵地争夺战,道德观、价值观的升级换代,是在第六个阶梯上展开的,这就是对“正义”的定义和追求,和根据我对正义的理解,对非正义的现行法律和现行契约发出的挑战。例如,早期的废奴主义(Abolitionism)对奴隶制的挑战,马丁路德金对他当时的现行体制的挑战,以及今天川普对现存的经济全球化契约(WTO,NAFTA,TPP)的挑战,都是例子。 你的价值观系统里的道德观维度,目前是在那一个阶梯上?(价值观系统的另外两个维度,利益观和审美观,内容太多,今天讲不了啦。) 4. 价值观系统的源头与维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