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已故朋友的女儿的一封信

丹丹, 你好! 可能你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们见过一面, 也可能我们根本没见过面. 总之我们之前不算认识. 但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爸爸老费走了, 许多叔叔阿姨给他写悼词. 写得最好的是李勃叔叔的那篇, 我一边读,一边内牛满面。还有你写的诗, 其中有句,叫爸爸到了那边, 有喜欢的阿姨, 托梦给你,你为他把把关, 我看了, 心里好喜欢你啊。所以, 虽然我们不认识, 我决定, 与其为已经听不见的老费写悼词, 不如给你写封信吧, 就算老费走了, 我俩交个朋友, 好不好? 我要说的话, 可能与其他人不太一样. 这是因为, 我可能是老费的朋友中, 走得离家乡昆明最远最远的一个人了,在这个星球上转过很多圈了。 老话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离得远了可能看得更广一些, 你先不要急着不同意, 要好好想想啊. 首先我要说, 老费提早走了, 对你和你妈妈, 是一件不好的事. 但是对他本人, 其实是一件好事.。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据我对老费的了解, 以他那样纯真的个性和诗人的良心, 坐在他那个倒霉的工作位置上, 他天天都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心灵的煎熬, 他的良知和理想, 一直在被他摆脱不了的无理的强权和不得不干的对庸俗的妥协虐待着. 李勃叔叔的悼词末尾说他累了, 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那年, 他告诉我, 他最怕的就是深更半夜编辑工作已经完成时, 接到来自某某有关部门的电话, 原因嘛, 你懂的. 除了内心的压力与痛苦, 他那个常年熬夜的工作性质,也对他的健康有巨大的损害. 中国男人的平均寿命是74岁, 他提前了17年走了。 17年, 本来还可以做多少事、享受多少人生啊!丹丹, 虽然你和妈妈很伤心, 可是, 你爸爸其实是熬不住了啊!他不说,我知道。他累了。 你和你妈多担待点, 让他安息了也好。 另外,他自己有没有责任呢?也有的。说他已经晚了,但你和妈妈要吸取教训了,那就是,他选择的减低生活压力的方式:大吃大喝,红烧肥肉,一醉方休,是不对的。中国人穷了饿了两千年,一旦吃喝不愁了,就饮食无度。你只要看看那满街的热闹餐馆,到处杯盘狼藉、油烟四冒。这很不好,无论是对健康、对生态、对资源、对心灵,都不好,该改正了。其实人生的享受除了吃喝之外,还有许多更高层次的境界。而对生活压力的减缓与对抗,也有许多种比吃喝更健康的方式。老费若能听得见,会同意我的,你信不信? 第三,爸爸走了,你和妈妈心痛。该不该哭?该的。别听其他大人胡说。想哭,就要好好的哭一场。如果你和妈妈到现在还没好好哭一哭,那就哭吧,去抱着妈妈,好好哭一哭。这封信用电脑写的,不怕你的眼泪泡哦。哭好了,洗洗脸,再继续你们的人生。先走了的人就走了,活着的人应该继续努力,活得更精彩。 作为你的大朋友,我对你今后的生活提点建议,希望你能采纳。有些话,老费可能说过,你妈可能说过,其他叔叔阿姨也可能说过。但是我把它们写到信里,希望你能重视。 […]